您現在的位置:蘇州市第三中學校>> 校務公開>> 校園新聞>>正文內容

晏成的枇杷

前? ? 言

“晏成”二字,源于蘇州市第三中學的前身之一——晏成中學。1907年,美國南浸禮會西差會女傳教士蘭紗斐來華後,在嘉音堂附近開辦教會小學。1912年,學校向美國富孀晏女士募得一萬二千元,改建校舍一幢,名爲“晏樓”。1913年學校定名爲“晏成中學”,並在學校章程裏交代了“晏成”二字的來曆:“感晏女士之慨捐巨款也,更浸會學校之名爲晏成,以示不忘。”



最近皮市街頭賣枇杷的開始多了,但學校裏的枇杷還是半黃半青。每年此時,大家的話題都有好多關于枇杷的。“麻子麻,采枇杷,枇杷樹上有條蛇,嚇得顛倒爬。”這童謠若用普通話讀,啥感覺都沒有了。就如這枇杷,雖然各地多有。若說甜沁心頭的只有蘇州的。蘇州枇杷的好遠不止它的水靈甜美。要孕育出世間上品,絕非一般果木的修爲。枇杷與大多數的果樹不同,它們只有熬到冬天才去開花。衆人都知梅花傲雪,其實枇杷樹也在堅守著蒼翠,冷風嗖嗖但不落一葉,還會簇聚出朵朵小白花。因爲枇杷花不豔、不香,所以人們無從感覺它的開放。只有尚未入眠的蜜蜂們忙著出來收集過年的余糧。蘇州東西山的枇杷蜜其實就源自此時。枇杷蜜是治療咳嗽的好東西,可惜産量不高。其實我們也可以直接采幾朵枇杷花,洗淨後和蜜糖一並熬制,同樣有著很好的作用。



耐得寒冬,更要經得起酷暑。蘇州的夏熱,是蒸氣騰騰,無處躲藏的,更有A面烤完烤B面的焦熱。庭院內的花草必須每天灌溉,指不定還要拉個遮陽網。但枇杷樹沒那麽嬌氣。抗曬耐蔭都能擔當。再不濟就是脫去一圈老葉,稍加雨水後就又能緩過來。好吃好用,外加上它抗蟲耐病。這樣的寶貝誰家有空地多會種上一兩棵。

總有人會說一定要移了白沙或者青種的枇杷回來才會有好的果子。但真移來了卻總不如東西山的結果好。是那裏的水好土肥?還是這樹有脾氣也要伺候?



校園裏也有著幾棵枇杷。都是幾年前吃了果子隨意撒的籽。除了挪了幾棵送給同事,留下的挂果一年比一年多。每到此季總有嘴饞的問我。這滿樹小枇杷的確很熱鬧,但怎比人家的“乒乓球”?一定不甜!單位的土層並不肥沃,多是之前建築的磚瓦碎屑。先不論品種好壞,枇杷們能長大開花,結果已屬不易。其實枇杷品質的提升還有著更重要的一層緣由。常見枇杷樹都不高大,但每次開花和挂果數不少。滿樹的花和果對樹木來說負擔太大。所以若要提高品質就需要花期及時的疏花疏果。一般每個枝頭留1-2果也就夠了。這樣才能把養分集中起來供應給留下的果子。是留滿樹小果?保幾顆大果?懂得取舍才能有好結果。前年我嘗試疏過一次果。果子就大甜許多,不亞于外面買的。但我也想,單位裏的果樹長滿了好吃的果子,對樹來說不見得是好事。




蘇州三中的枇杷

現如今每每同事研討誰家甜來誰家酸。我卻想,其實它們都不如蘇州三中自家的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,有著百多種苗木的校園中,枇杷的身影並不出衆。它不如金錢松名貴,也沒有秤錘樹清高,更沒有巨紫荊那麽絢爛。甚至連種的位置都沒那麽顯眼,但它們也從不爽約,每到時令總是默默的長了果子,無論好吃還是好看,也都會努力給這季節增添歡樂。

快了,六月,晏成的枇杷就要熟了。



作者簡介:

邱挺,蘇州三中生物教師,黨員。蘇州市優秀教育工作者。

熱愛自然,熱愛生活,熱愛自己,這才是生物教育的真谛。


文稿:邱挺

美編:韋宇端

審核:肖鳳傑

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